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报告君上母妃总想改嫁

第三百三十七章 不送了

报告君上母妃总想改嫁 陌白TT 6241 2021-06-09 15:50

  

  嗯?不太对!

她的子蛊好像没有死,而是在吸收养分进化。

有趣。

对方居然没有杀了她的涅槃千丝蛊子蛊,而是用毒粉配合蛊虫的养料,在养自己的子蛊。

背后的人到底知不知道涅槃千丝蛊的子蛊不死,子蛊越是吸收养分强大,母蛊也会相迎随着强大?

“主子,下面禀告,今日阮大山的府上来了一对母女,女子一身黑裙,挽着夫人发髻是孀寡之身,旁边跟着一个圆脸可爱的女孩,应该是对方的女儿。”红菱得到最新消息立刻与南璃月禀告。

南璃月微微颔首:“嗯,我知道了,派人继续不着痕迹盯着就行,别打草惊蛇。”

“是,主子。”红菱应了一声。

南璃月看着红菱离开,遥遥抬头望向阮大山的府邸。

……

翌日上午。

阮大山带着人前来,身边跟着秦霜与郑圆。

秦霜面若冰霜,从头到尾都冷冷的,对周围ID一切很是淡漠,仿佛什么也不在意,她旁边的郑圆倒是一片活泼,这看看那看看。

“南郡主,我们说好了,我答应你的要求,你回将我义父的遗体入土为安。”阮大山一看到南璃月便开口,眼神微微有些防备。

不过,看到身边的秦霜,又多了一抹勇气。

南璃月缓缓颔首,起身:“阮老爷放心,我南璃月既然答应的事情,自然不会食言。”

说着,走到阮大山面前。

阮大山下意识的往后一退,迎上南璃月的目光,面上掠过一抹尴尬。

“走吧,这边。”

南璃月也不多说,指着一个方向,率先走过去。

阮大山随后跟上。

南璃月一边走一边看向秦霜与郑圆,“阮老爷不知道这两位怎么称呼?”

“我最近有点不舒服,她们是我专门请来的大夫,不值一提。”阮大山明显不欲多介绍秦霜与郑圆。

他今日之所以带着二人前来,就是担心自己再被下蛊。

然而,他不愿意多说,郑圆却笑的可爱,满眼都是对一切事物的好奇,眼神天真单纯靠近南璃月。

“这位姐姐,我叫郑圆,那是我娘亲秦霜。姐姐,我在你身上嗅到了蛊虫的味道,你与我们一样也善蛊虫吗?”

“我不是很擅长蛊虫,只是略懂一些。”南璃月看向郑圆,微笑着回应。

小姑娘与阿宝倒是有几分相似的气息。

“可是我能感觉到姐姐与我一样,我们体内都有一只本命蛊,哦,对了,娘亲身上也有一只,不过姐姐的蛊虫看起来好高级的样子。”

郑圆吸了吸鼻子,仿佛在南璃月身上的气息。

之后,便皱着眉头,鼓了鼓腮帮子,可爱而困惑的说道:“好奇怪,姐姐的蛊虫本身就很高级,但是似乎又得了什么奇遇,在本身高级的程度上更加高级了。”

“你可真厉害,不过是闻一闻,就能发现我体内蛊虫的特别。你体内的本命蛊是什么蛊虫?”南璃月好奇的询问。

郑圆也不隐瞒:“我体内的蛊虫是变异蛊虫蚕蝶,有两种形态,一种是蚕,一种是蝶。我娘说了,我的本命蛊比价哦特别,是用来报名用的,每使用一次,蛊虫就会沉睡一年,所所以我只使用过两次。”

“听起来很厉害。”

南璃月微微一笑,笑容和善。

“嘿嘿,是挺厉害,但是毛病也多,我娘正在想办法帮我解决。”郑圆很开心的说道,大约是因为遇到体内有蛊虫并且不害怕蛊虫的人很少。

郑圆对南璃月的态度很好。

一路上,二人都在聊蛊虫。

郑圆将自己体内蛊虫的特性毫不隐瞒的说出来,同时将自己的缺陷也说出来。

“也许你可以多养一些蛊王在身边,等到蛊虫消耗之后,在蛊虫还没有沉睡之前,就补充养分,或许能够重复使用。”

南璃月真诚的提出建议。

郑圆一想,点点头:“可以是可以,不过蛊王与蛊王之间,充满了霸道的倾轧,我最多只能带一直蛊虫在身边。不过我娘说了,当今世界上还存着一个很早以前就存在的人蛊,若是能得人蛊的血液,一小杯就能补充蛊虫所所需的养分。”

“人蛊,我倒是不曾听说过,人蛊真的存在吗?她有什么特征?”南璃月面上半点也不泄露情绪,轻声询问,很有些问清楚找一找的感觉。

郑圆也不隐瞒,仔细说着人蛊的特征,“人蛊其实与人已经没有什么差别了,一般普通人是无法发现的,不过我们蛊师的话,通过气息还是能够发现一二。”

“那就有些可惜,不能派人去找了。”南璃月淡淡叹息了一声。

一侧的阮大山看着郑圆这个傻白甜与南璃月交谈,什么都告诉南璃月,笑了笑打断二人的交谈。

“南郡主,还没有到吗?”

“到了。”

南璃月特别看了一眼阮大山,看向那边的圆月拱门,“就在里面,你看过尸体以后,我会让人封棺,到时候你可以检查棺木外的痕迹。”

阮大山点点头:“还是南郡主心思细。”

说着,阮大山走入屋子,来都棺材前,棺材是普通的棺材,躺在里面的尸体,很明显有撒过药物,而棺材旁边防着冰盆。

一进入房间,只感觉到仿佛入了冰窖。

阮大山仔细检查了尸体,确认没有易容,这个尸体的确是圣尊的尸体,然后点头:“已经确定是我义父的遗体,南郡主让人封棺。”

阮大山退后一步,站在不远处一直盯着南璃月的人。

南璃月也退后一步,让人封棺。

这个过程,阮大山一直盯着,等棺木订死,周围用i铁水封死,阮大山也没有看到什么机关。

心中狐疑,却只能压下。

等棺材封好,南璃月对着阮大山笑了笑,“阮老爷检查一下,可别说我做手脚。”

“怎么会呢?南郡主又何必在这上面做手脚。我还是很相信南郡主的。”话是这么说,阮大山却挥手让自己的人去检查棺木。

棺木被抬起来,估算了一下重量。

比一般的棺木重是应该,毕竟钉了那么多钉子,还以铁水封口,这些都是重量,不过重量都在可计算范围之内。

查探过重量,检查棺木下方,最主要的还是看地面。

检查过后,阮大山的人对着阮大山摇了摇头,没有问题。

阮大山一笑:“如此便麻烦南郡主的人送我义父入土为安。”

“是谁给了你,我的人会抬棺的想法?”

南璃月淡淡反问了一句,然后几个穿着普通的男子从外面走了进来,走到棺木前开始绑棺材,抬棺。

“这些人可是我请教了恩惠大师,特地针对晁遇命格找来的特殊命格之人,有他们一路相送,定叫晁遇便是做鬼了也不得安宁不说,并克其血脉子嗣运道。”南璃月看着阮大山的模样,多解释了一句。

故人信命。

恩惠大师还是有名之人。

阮大山震惊:“恩惠大师怎么会告诉你这些?”

“恩惠大师以为我灭了凰城佛寺,生怕我灭了其他寺庙,毕竟佛家人讲究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只怕让恩惠大师入一入地狱了。”

南璃月淡淡说道。

实际上这封建之法,自然不是恩惠大师所言,而是当初在西浅国遇到的那个道士,不过那个倒是不太有名,只能让恩惠大师背一下锅。

这般说这,就看到阮大山神色讪讪,似还有些惴惴不安。

南璃月立刻了然。

阮大山上面的人,果然是晁遇的血脉,而想要晁遇入土为安的人,也是晁遇的血脉。

确定这一点,南璃月就让阮大山带走人。

“一路上让他们抬棺,这些人我早就训练过,不会触碰他棺材里的机关,当然,要是阮老爷不信,可尽管换了他们,亦或者路上闹出点动静,反正尸骨无存的又不是我。”南璃月懒懒说道。

阮大山蹙了眉,然后惊讶:“南郡主不去?”

“什么东西,也配我跟着?”

南璃月冷冷一笑。

阮大山一噎,到底忍了,谁叫他惹不起,此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我便不送了,阮老爷慢走。”

南璃月淡淡一笑,留下阮大山,让其自便,临走之前与秦霜擦肩而过,眼神闪了闪,压下眸底深处的光芒。

南璃月一走,阮大山看着眼前这一幕,那八个人已经抬起了棺木,“阮老爷,我们走吧,那位夜夫人已经吩咐过我们了,您放心这一路,我们定然不会摔了棺木。”

阮大山嘴角抽了抽。

他是担心摔了棺木吗?

他是担心他们八个人的命格,真的会影响到圣尊血脉,他们的主子。

不过,阮大山到底不敢赌棺木之中有没有用机关,最后只能走在棺木左侧,随着人离开南府。

南府书房。

南璃月拿起资料继续看了一眼,等红菱进来,放下了资料。

“主子,阮大山已经离开。”

南璃月微微颔首,想到了那个叫秦霜以及郑圆的女子,凤眸深邃。

先前在大厅在见到阮大山的时候,她故意当着秦霜的面给阮大山重新下了蛊虫,但秦霜也好,郑圆也好都没有出声说些什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