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澹春山

第469章 西瓜皮、花肚皮

澹春山 意千重 3665 2021-06-10 20:01

  

  “我儿向光当真被陛下留在御前办事?御医是他替我求来的吗?”

裴老爷感动得眼泪汪汪,十二分的配合,谨慎的非得让袁宝来上座:“知道他好,草民就放心啦!陛下洪恩啊!草民无以为报,只能来生衔草结环报答陛下!”

袁宝来不过微皱眉头,他便被吓得惴惴不安,叫过檀悠悠低声问道:“儿媳妇,咱们家有什么值钱的好东西,该孝敬的要孝敬!”

“公爹放心,儿媳都安排妥当了。”檀悠悠怕他太过畏惧会出丑,温言细语哄了一回,对着袁宝来和白御医苦笑,悄悄指着头部,表示是真病糊涂了。

有袁宝来盯着,又吃了人家好吃的,白御医颇为尽心,斟酌许久才开了方子,又详细交待怎么配药。

袁宝来见此间事了,便要告辞回去,叮嘱檀悠悠:“老侯爷对陛下的确敬畏有加,咱家回去自会禀告陛下。你也安心着,咱们陛下眼里揉不得沙子,却也是长情温厚之人,谁辛苦忠君,心里明白着呢!”

檀悠悠送上谢礼,领着袁宝来去了裴融的书房。

袁宝来轻车熟路入内,取走一只铜匣,再命手下将那三个重伤的歹人一并带走。白御医却是被留了下来,说是治不好裴融就不能回去。

檀悠悠胖手一挥,廖祥便给钱兽医和白御医安排了两间上好的客房,再调了最为机灵稳妥的下人伺候着,务必要把大夫给招呼好。

寿王世子吃饱喝足,留下十多名侍卫也跟着回了府。

招呼好侍卫,送走潘氏和栓子,檀悠悠回到屋里坐下才觉着自个儿累得慌,更是饿得前胸贴后背,强撑着给梅姨娘说裴老爷:“之前还没病时,只觉着脾气古怪,现下病了,才能看出来是真的很畏惧陛下,胆子都吓破的那种……”

“怎么可能不怕呢?随口一句话,全家都没命,日积月累担惊受怕,没病也病。”梅姨娘让人送上吃食:“吃好就去睡。内院有我,外院有你大哥和廖总管,出不了事儿!”

檀悠悠尝一口麻辣香锅,便觉着嘴疼,梅姨娘一看,竟是生了个溃疡,便命人将麻辣香锅撤走:“这是上了火,吃些清淡的。”

檀悠悠也不想吃别的了,让人把米汤鱼片放在红泥小火炉上涮着吃,吃着吃着,突然一阵恶心。

莲枝忙着把痰盂递过来,跟着就吐了个天昏地暗,吐到后面胆汁都出来。

檀悠悠眼泪汪汪,紧紧抓住梅姨娘的手:“姨娘,我从来没有这样过,我怕是得什么病了。”

梅姨娘心里也慌,拥她在怀哄了又哄。

檀如意道:“姨娘是关心则乱,屋里供着两位大夫,有病不看,在这哭个什么?”

没多会儿,白御医飞快地来了,很为檀悠悠只找他,没找钱兽医而得意,高兴得小胡子一翘一翘的,眯着眼睛将手指在檀悠悠腕间一搭,便笑了:“恭喜夫人!这是喜脉啊!”

“???!!!”檀悠悠眼前一黑,险些一头栽倒下去,瞪着眼睛好一会儿,才找回灵魂,颤巍巍地道:“您,确定?”

白御医生气:“老夫自小学医,祖传的医术,打小儿就跟着祖父、父亲学徒,整整学了二十年才出师,如今

已是六十有三,夫人觉着老夫这几十年的饭都是白吃的?喜脉也能看错,那是钱兽医吧!”

“……”檀悠悠生无可恋地瘫着,除了不想说话还是不想说话。

梅姨娘连忙接过去,柔声安抚好了白御医,再请白御医给她开个养胎的方子:“头胎没吐过,这才刚怀上就吐得这么厉害,得请您开个方子养一养。”

白御医也没太计较,跟着梅姨娘去了外头开方子。

檀如意和柳枝等人七嘴八舌地恭喜檀悠悠:“三年抱俩,真不错!”

“先开花后结果,这次生个小公子,凑成一个好!”

“俩孩子一块儿,皮实好养,还能有伴!”

檀悠悠翻个身,背对着众人,谁也不能理解她心里所想,她也就不打算解释了。

一条咸鱼,总是不停地下崽……怎么看都是个冷笑话啊!

等到梅姨娘回来,就看见檀悠悠侧卧着,将手捧着肚子很忧伤:“姨娘,我会变成西瓜皮的吧?”

“???”梅姨娘没懂她的意思。

“这样一胎接一胎的怀,肚子长大又缩小,缩小又长大,到最后,皮啊肉啊全都撑开撑断,不就变成了西瓜皮、花肚皮吗?”

梅姨娘笑了:“这个啊,那可不一定呢,得分人。我没有,你现在也没有,将来也不会。”

“可咱们都只是一胎啊,要是将来反反复复无数次,一定会变花的。”檀悠悠挠一把头发,翻身坐起。

“你要干什么?”梅姨娘赶紧喝住她。

“我去看看孩子他爹……”檀悠悠幽怨地往外飘,裴融之前在裴老爷面前称呼她为“萱萱的娘”,以后她也要称呼他为“孩子他爹”了,这可真是,太让人忧桑了。

钱兽医很尽职尽责地守在裴融屋里,手里拿着一把锋利雪亮的小刀,对着个什么东西比比划划,见她进来,背过身去,非诚勿扰的意思。

檀悠悠也没管他,径自在裴融身旁坐下,托着腮盯着人看,不知是否错觉,她是觉着这人仿佛突然间瘦了一大截的样子。

于是抓起裴融的大手放在自己脸上挨着,眨巴眨巴眼睛,想挤出两滴眼泪,奈何眼睛干涩得厉害,别说两滴,半滴也没有。

“为何信我?”身后传来钱兽医的声音。

檀悠悠回头,正好看到他手里摆弄的东西——是一只剥了皮的老鼠,还在一抽一抽的动。

檀悠悠的眼神有片刻放空,随即恢复如常:“您看出来啦?”

钱兽医“哼”了一声,自得地道:“别看我眼睛小,看人可准了,你是惹不起御医才让他跟着一起治的。放心吧,我一定把你男人治得活蹦乱跳!”

檀悠悠举双手恳请:“活蹦乱跳的是鱼,正正常常就行,谢谢!”

“咦!醒了!”钱兽医猛地冲上前,将檀悠悠挤一边去,给裴融号着脉,问道:“感觉如何?”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