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天地囚徒

三十一 影船

天地囚徒 醉与书生 5412 2021-06-10 07:56

  

  天渐渐黑了下来,海上不知何时刮起了狂风,将海水卷起万丈之高。一艘轮船在海浪中随波逐流,每当一道巨浪打来船就会狠狠倾斜一下,仿佛随时会覆没。

驾驶室内,银狐正手忙脚乱操作着仪器,表情凝重。胖子身上带着伤驾驶了一天,此时已经休息去了,换她暂时看着。

看着不停旋转的罗盘指针,银狐终于坐不住了,急忙出去将胖子拉了起来。

“这什么鬼天气,胖爷明明测探过这两天不会有风暴的。”胖子骂骂咧咧道,“赶紧叫大家起来,罗盘失灵了!”

众人本就被风暴折磨得没法安心休息,听到警铃声顿时迅速赶来。

“现在怎么办?”老姜皱眉问道。

“还能怎么办,只能等风停了再说,现在乱开鬼知道会开去那儿。”胖子道。

猴子看着摇摇欲坠的船身,怒道:“你丫说得轻松,再等估计船都得散架了!”

陆瑶拿出通灵玉笛试了试,叹息道:“可惜风暴太大,我的笛声被干扰完全没有作用。”

墨镜青年站在瞭望塔上望着远处海面,这种风暴天敢这么作死的也只有他们银杏的人了。

突然发现了什么,墨镜青年一脸凝重喊道:“前面有情况,大家小心!”

众人闻言急忙开始戒备起来,不一会一个巨大的阴影出现在前面,正随着风浪向众人缓缓靠近。

离得近了才发现,那竟是一艘同样大的货轮,连造型都和他们这艘一模一样。

众人面面相觑,胖子打开扬声器喊道:“对面船上的朋友能听到吗?现在是风暴天气,我们的距离过近容易发生意外,请速度远离!”

一连喊了几遍,对面却没有丝毫回应,船仍然在缓缓靠拢。

老姜接过扬声器喝道:“我再说一遍,请速度远离!否则后果自负!”

半响仍然没见任何回应,老姜拔出枪向对面开了一枪,一个弹孔出现在对面船身。

下一刻发生的事让所有人都头皮发麻,一颗不知从何而来的子弹击在众人所在的船身,相同的位置相同的弹孔,和对面船身分毫不差!

一股凉意从人背脊划过,他们分明没见到对面船上有人,这课子弹从何而来?

“装神弄鬼!”司徒乾冷哼一声,就要往对面船上跳去,此时两艘船之间已经非常近,一眼能看到对面驾驶室灯火通明,唯独不见人影。

墨镜青年一把拉住他,指了指对面的的甲板,声音带着颤抖:“先别动,你看那儿。”

司徒乾顺着他目光望去,瞳孔猛然一缩,只见对面船上甲板破烂不堪,几个大洞毅然在目,一股强烈的熟悉感涌上心头。

司徒乾回头看了看自己脚下这艘船,同样的位置之前对战血神长老时留下的战斗痕迹,和对面船上完全一模一样!

……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孩子渐渐长大,老常家生了个怪物的消息不胫而走。

人们纷纷如避瘟疫般开始与老常家断绝来往,老常夫妇却毫不在乎,依然坚持抚养者孩子。

这天村长不知道从哪找来个老道,带着全村老小将老常家围得水泄不通。

“常老头,赶紧将那孩子交出来,此为妖物决留不得!”村长高喝道。

老常手拿棍子走出大门,盯着老道森然道:“我家孩子一没偷二没抢三没做任何对不起大家的事,除了长相怪了点,但他也很少出门,你们为何非得这样对他?”

老道摇头道:“你被妖物表象迷惑了,现在安宁只是暂时的,一旦显露了本性为祸世间则悔之晚矣。”

老常怒道:“你少在那儿妖言惑众,今天想动我孩子除非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村长不耐烦一挥手,几个壮汉一拥而上想将老常按倒。老常疯了似的挥着手中棍子,壮汉顿时被抽得狼狈不是,盛怒之下也拿起了武器,一时间闹得不可开交。

一个壮汉失手了下,手中锄头向老常头上咂去,顿时鲜血飞溅,老常倒在了地上,双眼依旧瞪得大大的。

“相公!”

“爹!”

一大一小两道身影飞奔出来,一个妇女手拿镰刀如同一头凶猛的豹子般扑来,镰刀狠狠砍在拿锄头的壮汉头上,现场顿时混乱一片。

村长怒吼道:“妈的,赶紧弄死这个疯女人!”

妇女一边死拦着众人一边回头冲孩子喊道:“快走,越远越好千万不要回来!”

“娘!”孩子哭喊着站在原地怎么也不肯离开。

一个壮汉手中刀刃捅入妇女腹部,妇女眼睛瞬间圆瞪,回头满是绝望的眼神看着孩子,用尽最后力气喊道:“走啊!”

孩子拼命抬起有些瘫软的腿,转身往山上跑去。

“快抓住他,千万别让那妖物跑了!”村长急忙喝到,壮汉纷纷追了上去。

孙弈从老常遇袭时双眼就已经血红一片,拼命想出手,却发现自己无论做什么都没用,攻击打在他们身上都只能透体而过,眼前一切都是泡影般,自己只能做个看客。

一道冰冷的力量从孙弈心中划过,眼中红光顿时散去,眼前一切开始如飞灰般消散,一转头发现自己仍然站在山崖之上,远处蓝天白云青山河流依旧,仿佛从未离开过。

“恩师告诉我,每个不一样的生命降临世间时都伴随着特殊的使命,希望你也能听进去。”身后传来血祖的声音。

孙弈沉默半响开口道:“那个孩子,后来怎么样了?”

血祖淡淡道:“每个人都有他不愿意去回想的往事,即使成了神祗也不会轻易去触碰它,否则会造就成心魔。”

孙弈怔住,能让一方神祗产生心魔,那段往事完全能够想象到有多难堪,即使如此,为了帮助自己血祖仍然让自己去触碰。

“谢了!”孙弈直到此时才真正开始对眼前这位只剩下头颅的神祗发自内心的尊敬起来。

“先别说废话了小子,你最好赶紧醒过来,外面那几个家伙遇到大麻烦了,再晚一点恐怕只能给他们收尸了。”血祖哼道。

……

叶浔烟看着对面轮船一脸惊恐道:“我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事,这到底是什么?”

不止是她,凝霜紫夏几女都是脸色惨白,作为银杏花比较靠前的c组成员,他们见识已经算很广了,但是眼前这么诡异的情况还真是第一次遇到。

老姜不信邪地再次抬手往对面船开了一枪,子弹击中对面船身的同时,一颗不知从何而来的子弹飞射在脚下这艘船相同的位置上,这一次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对面船上没有任何动静,子弹真的是凭空出现一般!

,“要不我过去看看?”司徒乾虽然这样说,但是语气带着的不确定以及眼中透露出的凝重,都表示出了他内心并没有表面这么淡定。

“谁?”墨镜青年突然大喝一声将众人吓了一跳,还没等众人发问,一道身影如同苍鹰般从对面船上掠来,稳稳落在众人所在船上。

借着灯光看清了来人的脸庞,竟是孙弈!叶浔烟顿时松了口气,高兴道:“弈哥哥你终于醒了!”

说着就要扑过去,却被老姜和银狐同时拉住,不由回过头不解地看着两人,却见两人的表情前所未有的难看,再一看其他人全都亮出了兵刃,表情都差不多,猴子甚至掏出了手雷。

叶浔烟正在疑惑他们怎么了,再一砖头瞳孔猛然一缩,娇小的身躯甚至忍不住开始颤抖。只见驾驶室旁边的房间床上,孙弈依然一动不动躺着丝毫没有苏醒的迹象,那甲板上这个是?

凝霜踏前一步手中长枪指着“孙弈”,冷声道:“阁下到底何人?如此吓唬我等有何目的?”

“孙弈”手腕一翻,一把乌黑的匕首出现在手中,一语不发向凝霜扑来。

凝霜冷哼一声,长枪一抖丝毫不惧迎了上去。“孙弈”却是一闪避过长枪攻势速度瞬间暴增,匕首直冲凝霜颈部扎来。

凝霜想收回长枪躲避,却发觉根本来不及。眼见匕首越来越近,一条水桶般的巨尾突然扫来,将“孙弈”逼退,却是蛟龙出手了。

凝霜赶紧抓住机会退了出去,就在刚刚她甚至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如果不是蛟龙出手相助她根本躲不开那一击,想着忍不住心底发寒。

此时蛟龙已经和“孙弈”战在了一起,其他人急忙想上前帮忙,凝霜喝道:“都别过去,你们不是他对手上去只会连累蛟龙!”

众人顿时停住身形有些不甘地看着前面战局。

“孙弈”身形掠动间手中匕首飞快划出,速度之快让人目不接暇。蛟龙身躯扭动间,“孙弈”攻击多数落空,偶有落在它身上顿时出现一道血痕,接连几次被划中后,蛟龙顿时暴怒起来。当“孙弈”再次扑上来时,蛟龙拼着受了对手一击,用尽全力尾巴狠狠咂在“孙弈”胸口,伴随着骨裂声,“孙弈”身体被扫飞出去,落在甲板上滚出老远险些掉进海里。

蛟龙还没来得及缓口气,“孙弈”已经再次爬了起来,血红的双眼盯过来,蛟龙顿时寒毛炸裂!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