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

第765章 我是炮灰原配(六)

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 萨琳娜 4398 2021-06-09 13:11

  

  “少奶奶,药快凉了,您赶紧喝了吧!”

就在严素锦用意识跟魔珠交谈的时候,一旁侍奉的小丫鬟又开始催促了。

严素锦被唤醒,这才想起,自己面前还有一碗令人作呕的苦药汤子。

许是知道了某些真相,又许是严素锦认清了某些事实,她不想再委曲求全。

就算梦中的事不是真的,但“有病”的人是张令宗啊,凭什么背负骂名、被逼着喝苦药汤子的人,却是她严素锦。

张令宗总说爱她、敬她,可他为什么不把实情说出来?

对外人不好说,但程氏是他的亲生母亲啊。

而他不也总表现出一副跟亲生父母关系亲近的模样?

还总跟严素锦说:“我虽然过继给了父亲,但爹娘还是我的亲生爹娘……我不能明着对他们履行孝道,已经十分不孝,所以私下里,咱们一定要好好孝顺他们!”

既然是大孝子,既然跟亲生父母关系这么好,把实情告诉他们,也不会怎样,对吧。

如此,程氏就不会再逼迫严素锦喝什么生子偏方,也不会到处求神拜佛。

明明只是一句话的事儿,就能让严素锦免于吃苦受罪,可张令宗却不愿意。

当然,这或许本来就是人家张令宗计划中的一环,毕竟他想顺利摆脱严素锦这个原配,需要一个正大光明的借口。

也需要一个从精神上摧毁严素锦的帮手。

而程氏的存在,恰好能够满足这一切。

……所以,张令宗确实心存不轨?

严素锦脑子里充斥着各种猜测,但她其实已经信了魔珠的话。

因为只有这样,张令宗的所作所为才能解释得通!

“倒了吧,以后再也不要熬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了!”

严素锦压下心底翻涌的念头,淡淡的对丫鬟说道。

小丫鬟有些吃惊,不可置信的问了一句,“倒、倒了?以、以后也不熬这些药了?”

少奶奶怎么忽然之间变了性子?

要知道,过去的三四个月里,少奶奶哪怕嫌弃那些药太苦、太恶心,也都闭着眼睛、捏着鼻子灌下去。

只为了能够有个孩子,更是为了安抚平康坊那位太太的心。

可现在——

“对,倒了,都倒了。以后也不许再熬这些乱七八糟的药!”

都不知道程氏从哪个犄角旮旯求来的秘方,是药三分毒,而这种不靠谱的药方就更加吃不得。

严素锦可不想吃垮了身子。

“可是太太那儿——”会不答应的啊。

平康坊那位太太,可不是京中的贵妇,不会玩儿绵里藏针、言语机锋那一套。

真要惹急了她,她会直接来个撒泼打滚、寻死腻活。

程太太要是这么闹了,大少爷肯定会没脸。

而少奶奶平时最在意大少爷,大少爷要是丢了颜面,她也会自责、愧疚啊。

不就是一碗药嘛,何必惹出那么大的麻烦?!

“什么太太?侯府就我一个女主人,哪里又来的太太?”

过去严素锦还没有察觉,今天又是做梦又是听到脑中的那个声音,这会儿再看看小丫鬟的态度,严素锦愈发觉得过去的自己太过荒唐。

她才是堂堂正正的侯府少奶奶,她之所以会嫁给张令宗,是因为张令宗是侯府的少爷。

如果张令宗还是程氏的儿子,呵呵,他一个农家小子,举人的功名都没有,这样的身份、这样的学识,连去严家拜访的资格都没有!

程氏想给她严素锦当婆婆,可以啊。

只要程氏敢站到平南侯面前,挺直腰杆子说一句“过继不算,我才是张令宗的母亲”,严素锦就认她这个婆婆!

明明都不敢往平南侯跟前凑,却跑到她严素锦面前摆婆婆的谱儿?!

真是惯的她!

过去程氏顾念张令宗的颜面,这才把程氏当成了长辈。

可现在……严素锦用力咬着牙齿,张令宗,你最好没有在平康坊弄什么“金屋”。

否则,哼,我严素锦是堂堂严家的女儿,可不是任你算计、任人欺侮的软柿子!

“……”小丫鬟被吓了一跳,她还想说点儿什么,但抬眼看到严素锦冷漠的眸子,顿时又把话咽了回去。

那什么,少奶奶似乎真的恼了。

也是,平康坊的太太有点儿过分啊,她算少奶奶哪门子的婆婆?

都把儿子过继出去了,还好意思跑到少奶奶跟前充长辈?

过去是少奶奶善良贤惠,又看在大少爷的面子上,这才唤她一声“太太”。

她就真以为自己是太太啦?!

居然弄来这么多乱七八糟的药,还用长辈的身份压制少奶奶。

话说少奶奶能忍三四个月已经很不容易了。

要是换个蛮横些的贵女,早就翻脸了!

小丫鬟心里嘀咕着,不敢多说话,赶忙端着汤碗退了出去。

至于那碗黑漆漆、臭烘烘的药,则被小丫鬟倒在了后墙根儿的下水沟里。

打发了小丫鬟,严素锦一个人吃了顿丰盛的午饭。

她没有像往常一样,又是命人给书院的张令宗送食盒,又是让人给程氏送些饭食。

吃完饭,她稍稍休息了一下,然后便命人准备了马车,跟门房说了一声,便离开了侯府。

其实,偌大一个平南侯府就严素锦一个女主人,平南侯对她有十分宽厚,根本不限制她的出行。

但严素锦是个重礼法的人,就算没有人束缚,她也会恪守规矩。

当然了,这次出行,严素锦没有说实话,只跟门房说:“我去趟平康坊!”

而平康坊里有国子监,还有很多书肆,以及售卖笔墨纸砚的店铺。

张令宗还在青云书院读书,严素锦说自己去平康坊,外人就会下意识的想:少奶奶定是去给大少爷买些得用的东西!

这就是严素锦平日营造的人设起了作用。

张令宗是个闻名京城的好丈夫,而严素锦此时刚成亲一年,还没有被冠上“无子”的骂名,所以她依然是人人称赞的贤妻、贤内助!

此刻,贤妻严素锦却坐着马车出了门,来到平康坊的一家茶楼,让马车停在茶楼外显眼的位置。

她则带着心腹丫鬟从侧门离开,雇了一辆不起眼的小马车,来到了国子监后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